柯拉网
您现在的位置: 柯拉网 >> 财经 >> 36氪上市背后:广告并非主力收入来源,创始人也不是第一大股东

36氪上市背后:广告并非主力收入来源,创始人也不是第一大股东

发布时间:2019-10-25 15:28:19 阅读量:4714

文艾财经新闻社刘雪儿

编辑|王小玲

这篇文章最初是由人工智能财经制作的。未经允许,请不要从任何渠道或平台转载。违反者将被起诉。

科技媒体36氪报道了许多上市公司的消息,也采取了这一步骤。

9月30日晚,36家氪星传媒运营的36家氪星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36氪星”)向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(Nasdaq stock exchange)提交了ipo申请,旨在通过首次公开发行(ipo)筹集高达1亿美元的资金。

招股说明书显示,已存在9年的36氪星目前的表现不确定,收入增长很快,但利润水平令人担忧。然而,最关键的问题是氪星是否能突破媒体领域固有的障碍,在媒体领域,上限是显而易见的。

企业增值服务占据了半个国家

作为科技媒体领域的领导者,36氪逐渐摆脱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盈利模式,转而依赖企业增值服务。

招股说明书显示,2018年36氪星的总收入为2.99亿元,同比增长148%,其中在线广告服务1.73亿元,企业增值服务1亿元,订阅服务2510万元,在线广告服务占总收入的58%。

然而,自2019年以来,情况发生了逆转。2019年上半年,企业增值服务收入达到1.01亿元,同比增长508%,占总收入的50.0%。上半年,网络广告服务收入同比仅增长56%,占总收入的39.4%。这意味着企业增值服务超过在线广告服务,占氪星36项收入的一半。

具体来说,企业增值服务主要包括三项。从2019年上半年业绩来看,整合营销业务收入达到9125万元,占企业增值服务收入的90%以上。其余两项补充服务分别为离线活动和咨询服务,前者上半年收入759万元,后者221万元。

除了企业增值服务和在线广告服务,36氪星的第三大业务是订阅服务,但其对收入的贡献相对较小,2018年占8%,2019年上半年约占10%。

亏损扩大,利润不确定

如果你看看总收入,36氪星的发展势头仍然很快。2018年,总收入同比增长148%,2019年上半年增长178%。但是,比较经营成本和经营费用,两者的增长率都超过了收入的增长率。

从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来看,36氪的运营成本为1.38亿元,同比增长187%。其中,企业增值服务的现场成本、执行成本和离线培训成本占运营成本的58%,成为成本的主要来源,而员工成本、广告制作成本、设备租赁和运营成本分别约占10%。

营业费用也相对较大,2019年上半年达到1.13亿元,同比增长193%,销售和营销、一般和行政费用分别占40%以上和研发费用约占15%。

结果,36氪的利润水平直接降低。

2019年上半年,36氪净亏损4550万元,2018年同期亏损831万元。2017年和2018年,36家氪星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79万元和4052万元。

创始人不是最大股东。

值得注意的是,36氪控股的最大股东不是创始人刘成城,而是后来介绍的高管冯大刚。根据招股说明书,首次公开发行前,最大股东冯大刚持有1.64亿股普通股,占总股本的17.5%,而刘成城仅持有6.2%。

此外,蚂蚁金融通过其全资子公司api控股16.1%成为第二大股东,第三、第四和第五大股东分别是tembusu limited、郭虹嘉信理财和北京久和云起,分别持股10.8%、7.6%和6.9%。

根据公共信息,36氪星是在2010年12月刘成城于1988年出生时建立的。它最初是一个科技博客。它先是翻译了有关海外科技行业的信息,然后赶上了移动互联网和风险资本行业的爆炸式发展,并继续拓展业务,如联合办公空间“氪空间”和一级市场金融数据提供商“Whatcha”。

在媒体领域,冯大刚于2016年以媒体业务总裁的身份被引入氪星。从那时起,一个深入的报告团队已经成立,以进一步加强和扩大其在媒体领域的影响,在早期模板项目报告。

冯大刚的简历涵盖了媒体和投资领域。早年,作为联合创始人,他参与创办了《第一财经周刊》。后来,他来到精卫创业投资公司(经纬Venture Capital)投资近5年,导致在移动互联网、智能硬件、交易平台等诸多领域的投资。

黄金城

上一篇: 生态环境部回应山东临沂治污“一刀切”:依法严肃问责

下一篇: 庄德双色球19115期:红球三四位关注24 26,4元投注6

相关阅读

 

Copyright (c) 2013-2015 volkandogar.com 柯拉网 版权所有